原创、同人连载
阅读笔记
随想

[书单]2017年1月阅读清单B

*无评分、无内容概括、无作者生平、无主内中心深入分析*

*主观书推及阅读随想*

*什么都吃什么都看,各种杂*

*评论区讨论、推书大欢迎!*


阅读平台:ISO豆瓣阅读 & Kindle


· 二手时间

[白俄]S. A. 阿列克谢耶维奇 [译]吕宁思 中信出版社

以普通人的角度讲述由苏联到俄罗斯的历史进程,不管是从主题、取材,还是客观全面的视角,个人对这本采访实录大推荐!斗争、正义、爱情、信仰,好像面对面地听一群职业、年龄、人生阅历各不相同的长辈讲人世变迁的故事一般的阅读体验。未能如期而至的自由和伟大...

[露中]你离开后的第一个周三1

*角色死亡注意*

*我这是一把涂了蜜糖的鱼肠剑啊*

*2W以内短篇予定*


“布拉金斯基先生,您知道今天是星期几么?”

“今天是星期三,毫无疑问。”


2017年3月4日,洛杉矶。

托里斯·罗利纳提斯局促地落座,小半个身子的重量几乎都坠在脚尖上。这位相貌端正、气质温和的小先生身着剪裁死板贴合的西装,手上攥着一个皮革质地的黑色公文包,西裤的一角塞在皮鞋里,隐约露出蓝灰条纹的袜子。他乍一眼看上去就像个业务不甚熟练的保险推销员,或者是被学债逼迫着出卖唇舌,挨家挨户贩卖高价厨具的大学生。

“那把椅子结实得很,”娜塔利亚将茶杯撂在桌上,一边冷着脸说道:“哥...

[书单]2017年1月阅读清单A

*无评分、无内容概括、无作者生平、无主内中心深入分析*

*主观书推及阅读随想*

*什么都吃什么都看,各种杂*

*评论区讨论、推书大欢迎!*


阅读平台:ISO豆瓣阅读 & Kindle


· 查令十字街84号(珍藏版)

[美]海莲·汉芙 [译]陈建铭 译林出版社

这本书给我的感觉是一本非常干净易读的书信体,温馨细腻的情感好像叶脉一般悄然延伸,书荒的时候甚至还能寻着汉芙小姐的推荐找些旧书来看。我对这种毫无攻击性,并且带一些浪漫主义情怀的故事总有情感上的偏爱。尤其是在阅读的过程中,有一种偷看几个不再来...

[旧文搬运][露中]Psychoanalysis-心理咨询10

托里斯手忙脚乱地离开自己的座位,他伏在地上从桌子下面把手机捞了出来,却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将这银白色的小匣子交到导师的手上。

伊万·布拉金斯基的手在颤抖,托里斯不知道这个健壮的男人此时还有没有握紧手机的力量。

手机里还不断传来含混不清的说话声,还有对托里斯而言十分可疑的女性哽咽和咒骂声——要知道那位王先生前天才一边系着头发一边从房间里走出来,布拉金斯基先生就算再怎么混帐也不该这时候玩弄那位姑娘的心。可正当这位好学生满脸纠结和不认同地想要亲自接起电话,伊万却好像从一个冰冻魔法中挣脱出来一般,他猛地倾身向前,膝盖和桌子碰撞出让人听了就觉得疼的响动。伊万仗着自己高大修长的身形,一把将...

[旧文搬运][露中]Psychoanalysis-心理咨询9

托里斯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在这家诊所的实习时间过于长久了,毕竟现在就诊的时间里居然有乐声从诊室中传出。半个小时之前,当那位王先生手里提着琴箱走近房间,托里斯就感到自己的存在着实有些多余了……

伊万·布拉金斯基一直觉得王耀是个含蓄的东方人的正面典型——低调、优雅,像一株植物安静又自在,就像他之前怀疑王耀是个心肠柔软又容易过于阴郁的家伙一样,就像偏见一类自人类社会诞生以来便为原罪如影随形。

可他此刻却深深地觉得,王耀就该是站在舞台中央的那个人,他值得万众瞩目,值得被一切美好的语言赞美。伊万心想,这大约又是偏见,可谁在乎呢?当王耀正好好地站在自己的面前,侧着他那颗好看的脑袋,垂下眼来拉...

[旧文搬运][露中]Psychoanalysis-心理咨询8

医生的双臂支在王耀的脸侧,线条健美的小臂从卷到手肘处的衬衫下伸出来,浅色的绒毛让王耀莫名的喉咙里觉得有点痒,他因此闭上嘴不再多话了。

伊万的鼻息最先突破空气的阻碍与他接触,然后是蹭到鼻尖的下巴。就在那一瞬间,两个人都好像是从前完全生活在透明球型保护罩中的变种人类,今天终于在彼此面前解除了防护:一切围绕在这两具肉体周围的事物都在助燃,烧得人口干舌燥,血液被强行从心脏中泵出——伊万更用力地倾下身子,指节拱起的双手深深地陷入深色皮质中。

那并非是情欲,而是他被某种隐秘的恐惧完全攫取的证据。那就好像是孩子恐惧黑夜一样自然有理,伊万觉得他无法将它从静静蒸腾的脑海中驱逐,他没法不去细想——如果他拒绝,...

[旧文搬运][露中]Psychoanalysis-心理咨询7

原本拥堵在心中的万千情绪突然烟花一样地爆炸了。

王耀措手不及之下,就连那些五色缤纷的尾巴都没能抓住,五指之间只有凉风一样的触感猝然掠过。

这种恍若失去了什么重要之物的强烈失落感使他全无来由的暴怒,王耀骤然上前一步,一把揪住了伊万的衣领——尽管二十秒之后,他就会颓然松开手,并且质疑那股惊人的力量是从自己身体的哪个角落里渗漏出来的——可王耀此刻竟然将比自己还要高出一个头的男人,结结实实地按到墙上去了!

伊万没还手,而是将几欲出口的“嘶”声咽回腹中。他先是听到耳后传来一声闷响,延迟了几秒之后才感觉到后脑的疼痛。王耀的手劲可真不小,他认真地考虑了一下要不要按下口袋里手机上的紧急通话,喊大约是在隔...

© bard | Powered by LOFTER